劉以豪詮釋「媽寶」廢到爆 柯佳嬿:我是員外,他是我的小妾

劉以豪詮釋「媽寶」廢到爆 柯佳嬿:我是員外,他是我的小妾

ELLE她雜誌 2023-09-06 09:57

五光十色的演藝圈,性格不溫不火的柯佳嬿與劉以豪顯得格外地低調不張揚,卸下角色身分,偶爾在社群上分享樸實無華的日常,恬淡的生活好似擁有自己的時區, 不受外界打擾。緣分讓相像的兩人在影集《童話故事下集》相識,在悠然自適的年歲,終於邂逅彼此。

偌大的拍攝現場容納著龐大的工作團隊,大夥兒不間斷地輪流穿梭於各處空間,唯獨柯佳嬿、劉以豪,一有轉場的空檔便悠悠地四處溜達,抑或就安靜坐著享受片刻寧靜。沒有引人注目的喧鬧聲,就連交談聲也幾乎不著痕跡,兩人搭起話來,柯佳嬿時而單手遮住嘴巴、笑得優雅,劉以豪時而敞開熟悉的陽光暖男燦爛笑容,一切舉止輕盈,恰好陽光灑進房間一隅,眼前的唯美景象,像極了偶像劇現正拍攝中。

也許在新作《童話故事下集》問世前,我們完全想像不到他們會在喜劇中碰頭,雖然柯佳嬿早在《媽, 別鬧了!》讓觀眾看見她的更多可能性,但對劉以豪來說著實新鮮,尤其這是他相隔近四年參與台劇演出。

 

解鎖隱藏版技能

《童話故事下集》以輕喜劇呈現夫妻婚後真實上演的荒謬日常生活,那些年與霸道總裁角色特別有緣的劉以豪,一回歸就是選擇相對陌生的黑色幽默題材故事,不過選擇接下這次挑戰並非無心插柳,其實他一直都躍躍欲試。「當初看到這劇本我想說實在是太好笑了,很像導演的異想世界,而且這個角色跟我以往接觸到的很不一樣,因為過去總是高富帥。」變身宅男、擁有小肚腩身材,把「我媽說」掛嘴邊,媽寶工程師的人設,軟爛又沒主見,他坦承詮釋這廢到爆的角色不免動怒氣。

▲ 劉以豪詮釋「媽寶」軟爛男 柯佳嬿:他是我的小妾(笑)。(圖:ELLE)

 

柯佳嬿忍不住說情:「可是我覺得對觀眾來說,他的廢就是他的魅力耶!」拍攝的59天,兩人朝夕相處,事實上她也是跟著觀眾一起透過角色逐步認識「劉以豪」本人。「之前一直沒有碰過以豪,私下也沒有,是多沒有緣分(笑)等於有點像在拍的過程中才認識他,一開始看到他就感覺是很帥氣的一個大男生,但那角色是媽寶,也不是很帥的外型,我就跟他講我第一次看你演一個這麼不帥的角色,卻又認為他超適合的!」

流著愛胡鬧的血液,縱使曾因花美男外表被定型,他從小竟是會為了好玩不怕扮醜搞笑的男孩。「我就是一個喜劇咖,小時候還穿過我姐的運動內衣,然後搭配我奶奶的衣服、我媽的髮箍、再塞柳丁,最後走到客廳逗我奶奶笑,她會說:夭壽喔, 這麼愛搞笑,長大怎麼辦,我就回她當小丑啊!我喜歡逗大家開心,如果可以成功,我覺得很棒。」

 

演員的喜劇修煉

這樣的喜劇魂也促使劉以豪被柯佳嬿的角色吸引。柯佳嬿飾演的廣告剪接師人格特質外顯,劇中還不乏出現暴怒橋段,對於氣質溫和的她而言,要把表演能量值拉高反而是課題。「我的角色比較外放、表情很多,但我算中性的人,平常整個人能量是稍微偏低的,加上我又沒什麼表情,排戲時一直被導演說我能量太低了,所以有時候拍的過程都會讓自己維持在比較嗨、開心一點的狀態跟大家相處。」有趣的是,劉以豪倒是因為能量太高漲而被制止,「我們兩個人完全無法balance,經常拍到一半導演說,你們要不要乾脆交換演好了。」柯佳嬿不禁嘴角上揚補充:「在這段關係裡面,我的角色都是拉主key的那個人,相處方式也很像我是員外,他是我的小妾(笑)。」「不是她靠在我肩膀,是我靠在她的肩膀上。」劉以豪補充。

說起對柯佳嬿的第一印象,劉以豪讚美起來絲毫不客氣,「她就是一個很有氣質、很漂亮的⋯⋯鄰家姊姊?」語畢,年紀相仿的他倆相視,一起嘴角失守,劉以豪貌似擔心佳嬿介意這個稱謂,馬上接話:「反正真正相處下來發現她很細心跟貼心,因為我覺得我也是一個很會在乎別人感受的人,但我認為她更強,有時候比我還厲害。大家認識的佳嬿應該跟電視裡的很像,可是實際上又帶了一份可愛。」面對稱讚連環炮,眼前的柯佳嬿顯得有些難為情。

▲ 劉以豪、柯佳嬿《童話故事下集》詮釋寫實婚姻日常。(圖:ELLE)

 

人生如戲、戲如人生,《童話故事下集》劇情看起來誇張,可都是我們生活中會出現的情節,柯佳嬿說,不光是已婚人士看會有很多感觸,包含長時間處在一段戀愛關係的伴侶,也可能投射到劇中出現的各種狀況。喜劇是許多人眼中的大魔王,困難的點在於每個人對於節奏的掌握度不同,不但需要天時地利人和,而且假如同劇演員不在同頻率上,想要製造出大家會買單的化學效應也是可遇不可求。

柯佳嬿跟劉以豪不諱言,幸運的是遇見能夠一起胡鬧的團隊,「演員間的默契也有很大的影響,因為我常在想對到戲的這些演員們,你們是不是同樣都有一顆幼稚的心啊,大家童心都很重耶。」柯佳嬿笑得曖昧,劉以豪也開始分析:「我覺得是整個劇組都很幼稚,就連很man的攝影師也會拍完之後跳到導演旁邊說:拍戲好好玩喔!」劉以豪以嬌嗔的聲音模仿起來,見其他人詫異,他下一秒立即恢復正經:「真的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,如果你是用非常理智的狀態進去的話,你會很難受,會不知道大家在幹嘛,這個劇情就是很瘋狂,大家也需要這樣子表現。」

 

展現野心的方式

下戲後收斂鋒芒,回歸到彼此身上都有的那股從容感。只是那從容,有時卻也是一把雙面刃。「我有時候都被說太佛了,但我覺得佛就佛啊,因為是你的就是你的,你跟人家爭幹嘛呢?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才叫作有野心?我們不是不爭不搶,只是真的會到我們手裡的它就是會來。」劉以豪看得豁達,柯佳嬿亦是如此,「我覺得我們把自己眼前、當下的事情做好,也是展現野心的一種方式。」

這條路走得義無反顧,是因為表演的吸引力難以言喻,尤其與對手演員相互拋接而產生魔幻時刻的爽快感,只有當事人明白。但與其說沒有放棄的理由,不如說透過演繹別人,確實進一步認識了自己。「為什麼繼續演下去我講不出很厲害的理由。」她沒有半點猶豫,「我從表演裡面得到蠻大的感動跟成長,它像是幫助我探索內在的方法,演好多年之後我才終於能享受這件事情。我喜歡我在表演的很多時刻會覺得蠻自由的,因為當我回到自己的時候,面對人群,我會有點焦慮。」不大喜歡太多人或是太熱鬧的地方,可當穿梭各角色,柯佳嬿變得不再害怕且勇敢,伴隨而來的甚至是安心感。

劉以豪則說,「我沒有想太多,是真的很開心可以體驗不同的人生,這句話在我人生不同時期都說過,但不同時刻都有很多心裡的 OS;一開始是『大家都這樣講,所以我跟著說』,下一次是『最好啦,自己生活都夠累了,還在那邊講可以體驗別人的人生』,再來是覺得『真的欸,像這次我就玩得很開心,平常我也不可能一直這樣當媽寶』。」他形容抽離角色後的心情非常過癮,代表自己又完成現實生活中的劉以豪不會做的一件。

 

做自己人生的主角

閒聊之際,柯佳嬿回想起殺青前,劉以豪對她丟出的問句:「前陣子我們還在拍的時候,他有問我一個問題我覺得蠻有趣的,他問我:妳有豁出去過地活嗎?」她沒有率先說出自己的見解,而是轉向劉以豪問他認為怎樣算是豁出去?「我覺得有刺青的人就很像有豁出去地活耶。」出乎意料的簡答,柯佳嬿一臉錯愕地笑出來:「我想得太深了是不是?我的想法是如果你目前正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,不管是大是小,只要還沒有去做,那就是還沒有豁出去過。」「我最近在努力聽自己的心聲,」聽完柯佳嬿的說詞劉以豪突然自剖,「就是心裡到底要的是什麼,而不是腦袋去分析說這樣是比較好的。」過往容易開啟理性模式,謹慎釐清頭緒才做出決定,理性大於感性、鮮少交給直覺,現在的他意識到,是時候選擇遵從心底聲音了。

然而柯佳嬿心中那顆自由的心,持續帶領她解鎖不同領域的任務,舉凡出書、和八三夭合作,甚至是幫ELLE寫專欄且將稿費捐出去、收養流浪動物,不受任何框架拘束,她的出發點純粹,不為了任何人,只管自己喜不喜歡,以及是不是發自內心去做。「媒體或是網友的確很喜歡幫人家貼標籤,有時候他們是想要給你一個封號,或這是你在他們心目中的樣子,但我覺得也不用去急著解釋什麼。像斜槓這個詞本身就是一個標籤,對我來說,既然有一個機會可以做我有興趣跟我喜歡的事情,那我就做。」

「貼標籤這件事情是別人做的,而你不能控制每一個人,你喜歡貼,那你貼啊,我不要把這東西真的放到我的生活或是我的心裡去就好,還是要把重心拉回自己身上,去做想做的事情,不要讓過多心志琢磨在別人貼的標籤。」佳嬿講得煞有其事,結果自嘲又來得措手不及:「畢竟我都這把年紀了(笑)比起以前,不會有那麼多糾結,比較不會勉強自己要去努力變成什麼樣子。不過之後我有機會的話,就是蠻想出個單曲什麼的。」

一旁的劉以豪進入聽故事模式,差點忘記分享自己,「我最近沒拍戲的話就是往建國花市跑,他們就一直笑我!」柯佳嬿笑問他是不是已經有攤位擺在那,確實點開劉以豪的Instagram頁面,看見他頻繁地分享著投入大海的自己,以及捷克林觀音蓮、龜背芋等植物身影,他說, 那是近期的愛好,「很療癒耶,自己在那邊種花弄土, 會覺得今天真是完美的一天啊。」他們處之泰然的累積生活養分,把自己活成自在又舒服的樣貌。

熱門文章
新冠確診暴增!重症醫揭10肺炎「半數都新冠」2症狀小心了
新冠確診暴增!重症醫揭10肺炎「半數都新冠」2症狀小心了

TVBS新聞網

影/台65自撞亡!車體切半「把人救出」血液已流乾 衝擊畫面曝光
影/台65自撞亡!車體切半「把人救出」血液已流乾 衝擊畫面曝光

中天新聞

高雄老牌國小「確定廢校」!師生全轉學 創校77年走入歷史
高雄老牌國小「確定廢校」!師生全轉學 創校77年走入歷史

TVBS新聞網

65
0
分享